突然想要祭奠一下WP,虽然都已经过去快两年了。。。(就当自己无病呻吟的地方了,不打算给太多人看)

WP之死

WP正式死于2017年10月9日。我花了好久也没找到当时的声明,大概微软从来没有发布过WP正式死亡的正式声明,只有微软负责操作系统的VP Joe Belfiore在Twitter上官宣了这一噩耗。

Twitter

具体的Twitter链接在这里:

https://twitter.com/joebelfiore/status/917071399541391360?s=21

这里有一篇当时的文字,详细地记录了渣男Joe的一系列tweets

https://mashable.com/2017/10/09/windows-phone-dies-on-twitter/

就在宣布WP死讯的前后,此人和网友正针对Edge for IOS和Microsoft Launcher聊的正欢,一点也没有考虑我们WP小朋友的感情。

WP的遗产

和WP一起死去的大概还有微软那颗移动的心吧。在WP死后,Bing map移动app(HERE的血脉)、Lumia这些品牌也就一并死去了。

有些系统已经死了,但它还活着。WP的血脉流传到了不少微软的产品线中。

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

WSL据说是微软为了让WP能运行Android应用的技术产物,但还没做完WP就已经死了,重新改了个名字放Win10上发布了(此条未受微软官方承认)。但是随着今年BUILD上WSL2的发布,WSL大概率以后也是要凉了吧(WSL2是微软改名部的成功,和WSL1没有关系)

Microsoft Launcher

Android的微软启动器,集成了小娜和WP的设计理念,象征着微软移动新梦想。但是。。。但是,没有Metro Design的微软启动器是没有灵魂的。拒绝承认一个没有动态磁贴的启动器是WP的继承人。同时,Microsoft Launcher的耗电量让我人感到难以忍受(此条基于我两年前的使用体验,现在可能有改善)。

UWP

UWP还活着!UWP还活着!UWP还活着!一言难尽,UWP虽然还苟延残喘,但是也凉的差不多,先天的技术缺陷加推广不力,连自家office都不愿意做UWP,凭什么吸引开发者。随着今年微软拥抱React Native,可以预见WP留下的UWP生态大概率要凉了。

Bing map

网页端和电脑端应用可访问,不太明白为什么微软不愿意给iOS也做一个app,也许是知道自己做了也没人用吧。曾经的HERE地图的一部分血脉融入了Bing map,造就了今天这个依然没人用的Bing map。(曾经超喜欢Bing map的色彩搭配)

所以今年的BUILD是为了鞭尸WP嘛,连续废了WSL和UWP。

幽灵

WP短暂的一生,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,是不朽的一生。Windows Hello、无线充电、4100万像素蔡司镜头、动态磁贴设计。一直觉得metro风格是最漂亮的,不接受反驳。想起来前年iPhone X发布会上的人脸识别和无线充电简直是对Lumia的全面致敬啊。这些Nokia和微软多年前就玩过了。当然老实说Windows Hello和结构光确实不是一个世代的东西。

接下来想要写一点WP的历史,包括回忆一下1020、920、950这些经典机型,还有WP7升级WP8的致命失误这些历史的关键点。WP的历史中,不乏出彩的机型,但和那些一代神机比起来总就差那么一口气。曾经世界上最大的软件生态缔造者微软和最成功的手机厂商Nokia合作的结果确实如此失败,不禁让人唏嘘。WP的每一个决策,看上去都是正确的,但走到最后,却发现不管怎么样都走不出这个死局。也许当微软决定开发WP的那一刻起,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吧。

WP已死,但WP的血脉与精神不死。

一个幽灵,一个WP的幽灵,正在iOS和Android的腹地徘徊。

欢迎关注一个软黑的无病呻吟